一部分碎碎念,正是一种勇气

2019-08-25 05:41 来源:未知

揪着心看完了钢琴家,钢琴家似一把钥匙,影毕,潜意识里那些蠢蠢欲动之前都未曾深挖被忽视掉的想法瞬间在脑中被无限放大,比如民主,何为民主?民主的代价为何?;比如推动历史前进的各种因素的交织;比如人性,一个人可以丑陋到何种程度而毫不自知,又比如一个人可以伟大到何种程度;又比如如何汲取力量安于一隅;一个时代有着一个时代的思想意识形态,但是当面对一些扭曲的价值观如社会毒瘤般蚕食着人类的内心且无知地为其鼓掌称快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个人的不幸抑或是时代发展的不幸;纳粹对犹太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日本的侵华大屠杀,LGBT群体的窘境······每个时代都有其不幸,而时代的不幸总是跨越国界跨越种族,向往自由的心同样超越国界和语言而将彼此紧紧相连·······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切·格瓦拉、甘地、Chairman Mao等等等人所给予时代的贡献······The road to peace and freedom is always peppered with obstacles, but be a man of thought, we should do something for that, for we'll all kick the bucket with the passage of the time, so what you wanna leave as a sign to prove that you have once come to this world?!生而为人,我们总该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无论是大或小。

图片 1一部分碎碎念,正是一种勇气。彼得·艾森曼设计的柏林大屠杀纪念碑

提起二战时期的犹太人集中营,相信绝大多数人心中都会浮现出奥斯维辛集中营。但作为犹太人当年通向死亡终点的前一站,特雷津集中营并不广为人们所熟知。事实上,这座位于捷克共和国境内的集中营,如今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将捷克和以色列这两个国家连在了一起。2月28日,捷克和以色列这两个有着一段共同记忆的国家的驻华大使馆在北京联合举行了大屠杀纪念活动,以纪念联合国2005年设立的“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捷克驻华代办尤乐娜及以色列驻华大使何泽伟在活动致辞中均表示,举办这样的活动,目的在于教育下一代。“希望大家能够铭记历史,尽最大努力不让悲剧重演。”尤乐娜在致辞中表示。

一部分碎碎念,正是一种勇气。提起二战时期的犹太人集中营,相信绝大多数人心中都会浮现出奥斯维辛集中营。但作为犹太人当年通向死亡终点的前一站,特雷津集中营并不广为人们所熟知。事实上,这座位于捷克共和国境内的集中营,如今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将捷克和以色列这两个国家连在了一起。2月28日,捷克和以色列这两个有着一段共同记忆的国家的驻华大使馆在北京联合举行了大屠杀纪念活动,以纪念联合国2005年设立的“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捷克驻华代办尤乐娜及以色列驻华大使何泽伟在活动致辞中均表示,举办这样的活动,目的在于教育下一代。“希望大家能够铭记历史,尽最大努力不让悲剧重演。”尤乐娜在致辞中表示。

江南的这个季候,是标准的雨季。这样的午后,很适合来一部电影把自己狠狠地沉醉一下。
     挑了这部《活着》,实在是厚重而温情的电影,原著我并未看过,但我觉得电影拍得也是很出彩的,至少让我的心由始至终不曾偏离,主人公的命运紧紧地牵动着我。徐福贵,一个嗜赌的纨绔子弟,终于把家产败完之后,父亲因受刺激绝世而去,温良贤淑的妻子家珍也带着孩子回了娘家。那一刻,他仿佛才真正从黄粱梦里清醒过来,从任性不羁的少爷,慢慢转变为夹着尾巴做人。“活着”这个主题,就如谈及“人生”一般,是一个厚重而不能一语道尽的形而上的哲学主题,电影却把宏观的主题浓缩成一个男人一生的成长史,不可谓不直观,不具象。
      徐福贵是不幸的,却也是幸运的。他多舛的一生,虽然从浮华奢靡到穷困潦倒,始终都有一个女子跟随着他,不离不弃。这个女子便是巩俐扮演的“家珍”,真是一个家庭的珍宝。一个家像不像样,始终是和这个女主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男子从纨绔不知世事到成熟坚忍,无不和女人的包容宽怀有关。虽然他们的一生是悲戚的,但一路走来,始终是圆满地走到最后(据说原著的结局比电影要凄凉的多)。沉重的历史,荒唐的时代,恩与怨,债与还,他们始终有原则地对待,小人物,却也有着不俗的灵魂。这是值得我感佩的!
     看着此片,又让我联想到罗曼·波兰斯基的《钢琴家》,那个从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有着一双优雅修长双手的钢琴家,在纳粹暴虐的乱世里,又是以怎样的勇气卑微而尊严地活着直到二战结束。你可以睥睨他的懦弱,却不能不为他生存的勇气而鼓掌。这部《钢琴家》的主题何尝不是在诉说着“活着”的命题,而身处危险之时,他和福贵一样,都有着一身的才华(一个是擅长谈钢琴,一个则是擅长皮影戏),某种程度上说,艺术都给予了他们某种比常人幸运的东西。这是时代的讽刺,还是幸运的圣颂?
     活着,不容易;在乱世坚强地活着,更加不易。一个人,不论周遭环境如何变迁,始终顽强地活着,就是一种勇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RSP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建筑设计师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表示,如果在今时今日,他的柏林大屠杀纪念碑恐怕无法建起,因为欧洲的反犹倾向再度兴起。形成了大屠杀的社会倾向,而今推动欧洲的右翼民粹主义蓬勃发展。

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在德占捷克斯洛伐克的特雷津镇建立了集中营,作为纳粹在东欧的杀戮中心的一个接收点。超过15.9万名犹太人从捷克、德国、奥地利、荷兰、丹麦及匈牙利等国被驱逐至该集中营,3万5千多人在该集中营内死亡,近9万人从该集中营被送往诸如奥斯维辛等最终的死亡集中营。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三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相信我在柏林的大屠杀纪念碑无法在今日建成。”建筑师彼得·艾森曼告诉德国《明镜报》,欧洲现在“害怕陌生人”,他担心欧洲的仇外心理和反犹太主义的兴起,使得他当年为纪念全欧洲在二战中遇难的犹太人而设计的建筑在当下无法建成。该建筑于2005年正式开放,位于阿道夫·希特勒当年的地堡附近。

在当天的纪念活动上,来自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塔尔先生发表了题为《来自特雷津集中营的个人故事》的演讲。在演讲中,塔尔先生没有过多的渲染犹太人在该集中营中受到的非人待遇以及悲惨结局,他给现场来宾呈现的是黑暗与绝望中美好的一面:生活在该集中营内的犹太人在那段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创作的艺术作品。

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在德占捷克斯洛伐克的特雷津镇建立了集中营,作为纳粹在东欧的杀戮中心的一个接收点。超过15.9万名犹太人从捷克、德国、奥地利、荷兰、丹麦及匈牙利等国被驱逐至该集中营,3万5千多人在该集中营内死亡,近9万人从该集中营被送往诸如奥斯维辛等最终的死亡集中营。

他的想法也许是对的,但这样的情况显然是一个错误。真正的问题是,为何大屠杀纪念碑没能让欧洲远离极右翼的恶魔?

(塔尔先生为现场来宾介绍特雷津集中营内犹太人的生活与艺术创造)

在当天的纪念活动上,来自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塔尔先生发表了题为《来自特雷津集中营的个人故事》的演讲。在演讲中,塔尔先生没有过多的渲染犹太人在该集中营中受到的非人待遇以及悲惨结局,他给现场来宾呈现的是黑暗与绝望中美好的一面:生活在该集中营内的犹太人在那段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创作的艺术作品。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发布于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部分碎碎念,正是一种勇气